《新聞1+1》於2014年6月23日播出節目《恐怖襲擊是怎樣披上“宗教外衣”的?》,近一兩年來,當我們目睹了多起這種暴恐襲擊,當尋找原因的時候,很多不瞭解情況的人會脫口而出,這是宗教給他們洗了腦了。話該這麼說嗎?真的是宗教洗了他們腦嗎?以下是文字實錄:
  主持人 白岩松: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近一兩年來,當我們目睹了多起這種暴恐襲擊之後發現,有些人簡直就是亡命之徒,甚至採用的是自殺式襲擊,去給人民的生命造成巨大的損傷。當尋找原因的時候,很多不瞭解情況的人會脫口而出,這是宗教給他們洗了腦了。話該這麼說嗎?真的是宗教洗了他們腦嗎?來,我們看一段記者在監獄裡頭對一個19歲青年人進行的採訪。
  木爾扎提 犯罪嫌疑人:
  (這時我)有一些害怕,他們用椅子桌子朝我們打過來,發生這種事(激烈反抗),真的有一些害怕。如果我能出去的話,再不會幹這種事了,(我會)好好在家照顧父母。
  他就跟我講關於“聖戰”的事情,說只要進行“聖戰”而死,死後就可以不受“審判”,直接進入天堂。
  記者:
  你知道伊斯蘭教有多少年的歷史嗎?
  木爾扎提:
  不知道。
  記者:
  你知道吉哈德的準確含義嗎?
  木爾扎提:
  不知道。
  記者:
  你知道一個穆斯林要做的五個功課嗎?
  木爾扎提:
  不知道,我就是聽了他們,做了這樣的事情,砍了人,對不起,我(為我自己的行為)感到道歉,我就是想說對不起。
  主持人:
  其實這個小伙子真要說到宗教方面的這種知識的時候,幾乎是一問三不知,這一下子就讓大家差異了,脫口而出說是宗教給他們洗了腦,這是委屈了宗教,而且也是嚴重說的不對。這個小伙子是6月15日在新疆和田跟另外兩個暴恐份子在旗牌室裡頭進行暴恐襲擊,結果被群眾奮起反抗,另外兩個人已經死亡,而他現在在監獄裡頭,另外兩個人才18歲。接受採訪的這個小伙子,接觸這樣的恐怖,披著宗教外衣的這樣的洗腦的過程才1個多月,就走進了這樣的一種田地。來,我們一起瞭解一下。
  解說:
  6月15日下午,新疆和田市的一家旗牌室里,三名手持凶器的暴徒,突然向室內的群眾展開瘋狂的砍殺。之後,在市民和警方的聯手下,三名暴徒中有兩人因傷重身亡,19歲的木爾扎提受傷被捕活了下來。在看守所里,本臺記者對他進行了兩個半小時的採訪。
  木爾扎提:
  現在我還活著,如果我能出去的話,再不會幹這種事了,我會好好在家照顧父母。
  (電話報道)
  蘇蒙 本臺記者:
  在看守所里,木爾扎提給我的印象,他是一個比較內向的年輕人,特別在回憶起案發當天他自己的所作所為的時候,他特別提到在面對當時群眾奮起反擊,和他和其他團夥逃跑無望的時候,是他們當時最絕望的一個時刻。而木爾扎提描述這些的時候,可以明顯地感覺到他是特別的恐慌和不安的。
  解說:
  其實在和田旗牌室暴恐事件之前,木爾扎提只是和田市一家摩托車修理鋪的修理工。而6月15日當天,他卻成了一個凶殘的暴徒,到底是什麼,讓木爾扎提發生了這麼大的轉變?
  記者:
  在大概5月中旬的時候,他在工作的過程中認識了一個叫阿布杜扎伊爾的人,也就是後來進入旗牌室進行砍殺的這三人團夥所謂的頭目。在這兩個人相識的這二十多天里,阿布杜扎伊爾給他說的最多的就是所謂的“聖戰殉教進天堂”的這套理論。
  解說:
  從5月中旬結識了所謂的頭目阿布杜扎伊爾,到6月15日,三人實施暴行,不過一個月的時間。在這期間,阿布杜扎伊爾讓木爾扎提相信,通過殺戮就可以換取進入天堂的資格,這也讓自認為虔誠的木爾扎提開始全盤接受了極端思想。然而這些思想跟他從小所受到的家庭教育卻大相徑庭。
  蘇蒙:
  他跟我說在他童年的時候,父母是教育他要做一個善良的人,以行善止惡這種伊斯蘭教義倡導的標準,來約束和規範自己的言行。他同時跟我說,如果沒有這次的事情,他原本計劃是通過在摩托車修理鋪的工作賺一些錢,然後過幾年自己有條件在村裡蓋個房子,成立一個家庭。但是因為他認識了阿布杜扎伊爾,他人生的規劃就完全改變了。
  解說:
  在這起暴恐事件中,除了木爾扎提個人的經歷之外,我們還要關註他們的年齡。在此次的三名犯罪分子中,除了木爾扎提,另外的兩人,阿布杜扎伊爾、阿布杜海拜爾都只有18歲,因為案件正在審理中,我們還不清楚他們又是通過怎樣的途徑接觸到了極端思想影響。然而暴恐分子的年輕化正越來越普遍。
  主持人:
  其實現在這個19歲的小伙子心情是恐懼、無知、懺悔。但是早知現在,何必當初呢?可是回到當初的時候,又是誰把他引上了這樣的一條路呢,其實說起來簡直像一個笑話,把他引上這條路的人,當發現有群眾激烈抵抗的時候撒腿就跑,而且跑的比誰都快。
  我們現在看看這個小伙子的特點,是幾“盲”結合。法盲、文盲、教盲,當然文盲要加引號,並不是說他受教育比較少,或者是自己也不認真學習,但是這個是互相為關係的。大家看正是因為有這樣一個受教育少,自己也不認真學習,就為成為一個教盲提供了基礎。而同時因為他是一個法盲,在成為教盲之後更容易被唆使,因此不計後果,因此結合在一起的力量就極具殺傷力。究竟是不是可以通過暴力的襲擊就到達天堂,難道宗教會這麼說嗎?其實我們聽聽真正的宗教界人士對此是怎麼解讀的。
  加如拉·庫爾班大毛拉 新疆伊斯蘭教協會常委:
  《古蘭經》中說,“作惡者每做一件惡事,必受同樣的惡報。可見,那些製造暴力行為的恐怖分子,不僅得不到真主的喜悅,還要受到火獄的懲罰。”
  主持人:
  顯然這些小伙子所受到的影響完全不是宗教的影響,讀的不是《古蘭經》,而是古怪的經,因為古蘭經裡頭並沒有這樣的說法,而且堅決反對這樣的作惡。接下來我們就要思考的問題是,小伙子為什麼正路不走,走上了歪路,而歪路又是如何把他引進這條路的呢?我們接著去觀察。
  解說:
  一個19歲的青年,為何會相信通過殺戮可以換取進入天堂的資格。據當地警方介紹,他們主要深受極端思想的影響。
  辦案民警 和田市公安局:
  他們主要是受極端思想講經,非法講經(影響),受到外國(宗教)極端思想的那些視頻材料(煽動)。
  解說:
  昨天中國公安大學副校長李健和在出席第三屆世界和平論壇期間表示,目前中國國內還沒有成型的恐怖組織,最大的恐怖威脅來自東突恐怖組織向國內的滲透。而滲透的途徑很重要的一條就是暴力恐怖音視頻。
  (字幕提示:2013年9月17日 喀什街頭的露天二手手機市場
  二手手機是暴恐視頻流入社會的重要渠道之一
  2009年 “東伊運”在一則視頻中煽動穆斯林攻擊中國大使館和人群聚集的地方
  2010年 新疆警方在“1.01”跨省(區)特大制販宗教類 非法出版物團夥案中查獲的部分非法出版物)
  解說:
  據有關部門統計,僅2013年東伊運恐怖組織共製作發佈暴恐音視頻107部,超過歷年總和。其中部分音視頻傳入境內,煽動性極強。從破獲的昆明“3.01”、烏魯木齊“4.30”、烏魯木齊“5.22”等多起暴恐案件看,暴恐分子幾乎都曾收聽、收看過暴恐音視頻,最終製造暴恐案件。
  烏魯木齊“5.22”嚴重暴力恐怖案件發生後,新疆各級公安機關在5月25日凌晨實施的零點抓捕行動中,共抓獲了200餘名犯罪嫌疑人,基本以80後、90後為主體,他們大多通過互聯網和多媒體卡等載體觀看暴恐音視頻。
  魯瑋:
  暴恐音視頻已經成為我們反恐的堡壘,必須攻破。
  解說:
  本月20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啟動了鏟除網上暴恐音視頻專項行動,內容包括堅決封堵境外暴恐音視頻,在全國全網集中清理網上暴恐音視頻等。
  薑軍 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言人:
  遏制住暴恐音視頻傳播的這樣的一個勢頭,其次是要清理它的藏身之所,最後是要把它從網絡空間中徹底鏟除掉。
  解說:
  而今天上午新疆警方召開新聞發佈會,向媒體集中通報了新疆嚴打暴恐專項行動開展一個月來的相關情況,傳播暴恐宗教極端思想的問題,不可小視。
  王謙榕 新疆公安廳副廳長:
  專項行動開展以來,全區公安機關共打掉暴力恐怖團夥32個,抓獲暴恐團夥犯罪嫌疑人380餘名,抓獲涉暴涉恐逃犯65人,收繳存儲傳播暴力宗教極端思想等內容的電腦101台。移動存儲介質光盤387張,書籍1701本,以及一批暴恐訓練器材。
  主持人:
  其實利用這種現代化的手段,披上宗教的外衣來傳播恐怖思潮的做法,不僅僅只是針對新疆或者說是中國,現在在全世界他們都在這樣做。越來越多地走進他們極端恐怖組織當中,有很多金髮白皮膚的人,讓全世界都感到很困惑,其實他們也在用當代不管是哪個膚色或者哪個民族的人,容易接受的,尤其容易讓年輕人接受的現代化的傳播方式來進行洗腦、吸引以及蠱惑。
  我們看看在中國也同樣如此,這種極端勢力的滲透手段,互聯網的網站、語音聊天室、網盤、微博、QQ等等,還有各類移動的存儲介質,還有書、廣播、教經習武點,因此在現代化的互聯網的時代裡頭,他們可以選擇的通道很多。
  我們來看一個具體的案例,你看在咱們這5月6日上傳一個文件,某犯罪先嫌疑人通過手機上傳至網絡的文件,到7月18日發現線索,偵破案件已經瀏覽了3萬餘次,轉存600餘次,下載了1.5萬餘次。可以從轉存的600餘次和下載了1.5萬餘次當中看到,這背後的這些人,誰有可能就會被戶蠱惑呢?這又發出了什麼樣的信號,怎麼樣防範它。接下來連線一位嘉賓,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的反恐專家李偉,李先生您好。
  李偉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反恐專家:
  岩松您好。
  主持人:
  您看,這一次記者對19歲小青年的採訪,發現他被洗腦才一個月的時間,就開始拎著砍刀衝進了旗牌室,去行暴恐行為。你怎麼看低這樣的一種洗腦的方式這麼快取得的效果,它的方法是什麼?
  李偉:
  好的,實際上你剛纔提到的,我們認為這是境外的恐怖勢力、極端勢力,在滲透過程中,也就是說它的第三個階段。實際上我們知道這些人,青少年之所以受到蠱惑,還有很重要的前兩個階段,因為我們也知道,極端思想的傳播大多數是通過地下講經點來進行的,也就是說他們從娃娃就開始灌輸,你的一言一行必須按照伊斯蘭的教義來做,這樣就培養出你具有天生信仰的穆斯林,我們覺得這個是很正常的。
  但是不正常的是在第二個階段,他們會偷換概念,就是把他們的一些暴力的手法手段,用伊斯蘭教義,或者用聖戰包裝起來,也可以說他們所提的聖戰,我們認為實質上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伊斯蘭教義上的聖戰。
  第三個階段,他利用了這些青少年,你不是穆斯林嗎,就要進行聖戰,所以他把這些信仰轉化成一個簡單的公式,你這樣聖戰,聖戰被打死怎麼辦?你就是殉教了。殉教以後怎麼辦?就可以進天堂了,天堂有你所要的一切的東西。所以我們看到,實質上它是把宗教和它們的恐怖活動有機地,或者說混淆起來,或者結合起來。
  第三個階段,就是你提到的,它用大量的移花接木的一些視頻,包括聖戰境內外的一些視頻來刺激這些人,最終走上暴恐的道路。
  主持人:
  完全是這種偷梁換柱,讓大家本來就是可能有一些年輕人雲里霧裡,他所知又不多,能夠迅速地被激活,但其實也不問就里,就走上了這種非常危險的境地。你覺得除此之外,在抓這些年輕人,抓他們的心、洗他們的腦,你覺得他們採用了哪些容易得手的方式,因為我們要知己知彼,知道他們在採用什麼樣的方法?
  李偉:
  好的,我們看到木爾扎提,他實際上是眾多的當前的實施暴恐犯罪行為嫌疑人的一個典型代表,所以我們針對這些人要做什麼樣的工作,我們認為也要像他們那樣與恐怖分子,或者這些極端勢力進行針鋒相對。你要讓這些青少年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宗教,而不是說他們所宣揚的宗教。因為你必須就是針對他們的心病來治,如果心病你找不到癥結是什麼,你根本很難解除他們的心結。所以這樣,我們認為第一方面你要讓他們認清這些恐怖活動所傳播的極端思想,並沒有代表他們所信仰的宗教。他們所宣揚的聖戰,也並不是真正意義上,並不符合伊斯蘭教義。
  所以我們看到從這一方面來說,無論是政府、社會,包括我們也要針對他們在文盲包括自身的理解力很弱。第二個就是教盲,不能夠全面客觀地認識他們自己所信仰的宗教。第三個是法盲,也就是說我們憲法明確規定,大家都有信仰的自由,你可以信,也可以不信,但是他們在灌輸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所以我們要針對極端勢力的所作所為,有針對性地來爭取這些被洗腦的人。
  主持人:
  好,接下來我們就要關註,其實當你知己知彼的時候,你要瞭解採取更加有效的方法,也就是中國人常說的魔高一尺要道高一丈,看看我們如何一丈。
  木哈提熱木·西日甫大毛拉 新疆伊斯蘭教協會副秘書長:
  反而傷害甚至殘忍地殺害無辜群眾,這絕不是一個真正穆斯林的行為。殺害無辜群眾,是伊斯蘭教七宗大罪之一。
  解說:
  殺害無辜群眾,歪曲宗教信仰,這樣的行為令新疆宗教界人士感到憤慨。6月5日,來自新疆各地的70多位宗教人士,在清真寺大殿內,對暴恐分子打著宗教旗號,濫殺無辜的罪惡行徑展開聲討。
  艾拜都拉·買合蘇木大毛拉 新疆伊斯蘭教協會常委:
  他們的罪惡行為就是為了傷害民族感情,和歪曲少數民族的宗教信仰,他們的目的就是挑起各民族間的仇恨,製造社會動亂。
  解說:
  就在6月19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八屆七次全委擴大會議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張春賢表示,當前最突出的工作就是要深入推進去極端化,要把去極端化作為宗教工作的首要任務。6月15日到26日,新疆自治區黨委組織部和民委,利用遠程教育系統對伊斯蘭界教界人士,和基層統戰民宗幹部開展宗教政策法規集中培訓。
  買買提依明·阿塔木拉 學員:
  專家給我們解讀了宗教極端組織的本意,與非法宗教活動的區別,還給我們解讀了非法宗教活動對社會的危害,希望為廣大穆斯林群眾服務,正確理解自己的信仰,做一名合格的穆斯林群眾,貢獻一份自己的力量。
  解說:
  培訓以遏制極端和反暴力、講法制、講秩序為主題,強調依法治理非法宗教系統,遏制宗教極端思想滲透工作為主要內容。
  木尼爾丁·謝依克 學員:
  在平時工作中密切聯繫群眾,給他們傳達這次遠程培訓的有關內容,給他們講什麼是非法宗教,什麼是合法宗教,我們應該怎麼做,宗教場所應該怎麼管理。
  解說:
  培訓共設十個專題講座,授課採用維吾爾語進行,授課者來自新近自治區統戰民宗部門、黨校、伊斯蘭教協會部門,還有一些愛國宗教人士,總共近10萬人參加了培訓。
  韋新輝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民委(宗教局)黨組書記:
  今後我們在這方面還要進一步創新、進一步探索,講課的形式、內容、方法,以及所覆蓋的群體,讓更多的群眾能夠瞭解、能夠熟悉黨的民族宗教政策。在實際工作中體現這些政策的運用。
  解說:
  除了宗教界人士,作為教書育人的基地,新疆的學校也要開展去極端化的活動。
  6月20日,新疆教育工委書記、教育廳黨組書記趙德忠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表示,要全面推行去極端化,保持教育系統中正常的教學秩序,防止宗教極端在學校的滲透。5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還決定在南疆全面實行高中階段免費教育。
  主持人:
  其實對於自殺式的這種襲擊,對於自殺好多宗教都是不同意的,比如說在佛教裡頭,因為不能殺生,所以你也不能殺自己。而在《古蘭經》裡頭真主又是怎麼說呢?我們看《古蘭經》裡頭,“你們不要自殺,真主確是憐恤你們的。”你看很多的暴恐分子,連《古蘭經》的話,真主的話都不聽,顯然他是被走上,引上了這種歪道,如何讓他扶正呢?接下來我們繼續連線李偉先生。李偉先生您好。
  李偉:
  岩松你好。
  主持人:
  您怎麼看待新疆進行的反極端的培訓,包括12年的免費的義務教育和雙語教學?
  李偉:
  好的,我們認為當前的高壓嚴打是必須的,這也是我們治標的一個很重要的措施。要防就是要治本,也就是去極端化很重要。當然我們說在新疆南疆實施這種加大義務教育,它實質上是去本的一個最有力的措施之一。我們說這種雙語教育,對於開闊新疆南疆一些民眾,特別是青少年的視野,培養它自身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能夠切實地使民眾認識到我們無論是什麼樣的民眾,都是共同居住、共同生活在我們這樣一個中華大家庭當中,所以說這樣的教育,會使得這些民眾,特別是青少年,他們自身抵禦極端主義的能力會大幅的提高,所以這個也是去極端化的一個最根本的措施之一。
  主持人:
  好,非常感謝李偉先生帶給我們的解讀,謝謝。其實今天不管是我開始,還是李偉先生,都談到了“盲”這個字,教盲、法盲,但是“盲”這個字在中文裡頭是什麼意思呢?是眼睛死亡了,眼睛死亡就容易看不見。如何讓他能夠看見,看見正確的事情,看到正確的宗教,然後看到正確的文化,因此成為一個正確的人。
  買買提卡日阿吉 新疆伊斯蘭經濟學院宗教課教師:
  你們當全體入在和平步伐,不要跟隨惡魔的步伐,他卻是你們的明敵。我們的價值觀並不建立在感情用事和愚蠢的行為上,不容許任何虛假口號的戲弄。
創作者介紹

dx18dxyl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